新奧天氣:

您當前的位置 :首頁 >> 副刊 >> 正文
這一生,縱橫筆墨不相負
來源: 作者: 日期:2019-11-05  報料熱線:86598222

  人物檔案

  陸獻新,1965年生,武進人。青年時代就職于基層文化站,后創辦常州大陸廣告有限公司,長期致力于文化產業。2016年至今,先后游學于中國美術學院、中央美術學院、榮寶齋畫院與清華美院,受名師指點,兼攻花鳥山水,尤愛畫竹。其書畫作品參加海內外多地展覽,并被穎洲西湖碑林、浙江省非物質文化遺產文獻館等收藏。現為武進區政協委員、民盟武進文化支部副主委、武進區文聯委員、常州惲南田書畫會會長。

  從一開始,陸獻新就知道自己最想要的是什么。

  幼時無事就拿樹枝在地上亂畫,從小到大圖畫課上都如魚得水;第一份真正意義的工作是湖塘文化站的專職美工,白天在街頭刷標語、畫海報,晚上騎車去文化宮上繪畫夜校;上世紀90年代初創辦武進第一家民營廣告公司——常州大陸廣告有限公司……

  但陸獻新心里知道,這些遠遠不夠。收集碎片時間畫畫,利用業余時間進學,對一顆渴求藝術浸染、惟愿揮灑筆墨的心靈來說,如何足夠?不能足夠!于是就有了天命之年開啟的求學路。行走在藝術最高學府,沉浸于丹青筆墨之間,陸獻新終于找到了自己。這一生,縱橫筆墨,方不相負。

  你好,學生老陸, 51歲重返大學校園

  三年前,杭州。中國美院校園內庭蕪初綠、欣欣向榮。從住處到學校的路,是沿著西湖最美的一段路,老陸隨手買了兩個包子、一袋豆漿,眼睛完全被春景吸引住了。初綻柳芽尖尖那一抹綠,如織游客裙角那一抹紅,還有跳躍松鼠豎起尾巴蓬松、浩瀚湖光泛起水汽如煙……美好春天的每個細節,都留在了陸獻新的腦海中,即將出現在畫稿上。

  “51歲了,我決心去追尋一直想追尋的東西。”自幼就愛畫畫的陸獻新,決心從頭開始,成為藝術之路上一個不早卻也不晚的最平凡的學生。他把公司交給跟隨自己幾十年的合作伙伴,就在外孫上幼兒園的同一天,外公也去上學了。在中國美術學院寫意花鳥高研班的這一年,陸獻新從宋元明清花鳥學起,如饑似渴地聆聽大師講課、吸收專業知識,也狂熱地去畫畫、去寫生、去實踐。

  “畢業時,我的導師、著名畫家韓璐對我說,應當再去學一學山水,在繪畫中引進一些山水語言表達。”陸獻新想,為何不呢?理應如此!畢竟一旦踏出了這一步,就再也不可能回到庸常的生活中去了,只能一路向前。于是就有了接下來的北京游學之旅。

  頭發花白的藝術新生,懷著虔誠初心,踏進首都藝術類院校的大門,從中央美術學院到榮寶齋畫院,再到清華美院,陸獻新一發不可收。他拜在著名山水畫家崔曉東門下,始悟北宗山水的樸拙恢弘,又跟隨張曉光、葛濤學畫,聞道紫禁之巔,繪就草木乾坤。上課、看展、畫畫、交流、活動……學生老陸的生活忙碌又單純。“除了花鳥、山水之外,接下來我還想學人物畫。60歲以前,我都愿做個學生。”陸獻新如是說。

  你好,公益達人,助力地方公共文化

  2012年,陸獻新終于接受常州惲南田書畫會的再三邀約,成為該學會的第三任會長。他在常州開辦了工作室,也在北京開了一間畫廊,自此開始文化藝術生涯的“雙城記”。

  “我從我在北京、杭州、常州的老師們那里學到,中國畫的創作與傳承,其實就是對中國傳統文化的傳承續寫。”陸獻新談到常武畫壇的花鳥畫基礎,這就繞不開常州畫派創始人、集大成者惲南田;沒骨花卉畫法被寫入教材,也是常州武進最為珍貴的非物質文化遺產之一。陸獻新說:“書畫會的職能,除了學術研究、書畫創作之外,更多地要走出去,以公益培訓、展覽交流等豐富多彩的形式,去豐富群眾精神生活,去傳承發展傳統文化。”

  就這樣,陸獻新帶領80余名學會成員,深入學校、企業、社區、村莊,開展免費培訓、講座、展覽等公益文化活動。更在湖塘豐樂社區開設了固定、長期的公益書畫培訓班,一年一期,每期收20多名學員。學會骨干周克進負責書法教學,另一位骨干吳青明與陸獻新一道教授中國畫。“學生中有零基礎的,也有有一些書畫基礎的,從二三十歲的年輕人,到六七十歲的老學員,不一而足。”陸獻新也會將自己的求學經歷與學員分享,對大家亦能形成激勵。

  已識乾坤大,誰憐草木青,醉心公益的陸獻新還長期負責5位山區學生的全部學費,給他出生、成長的村子長年訂閱《武進日報》等報刊…… “筆墨、知識、文化,給我帶來太多快樂,我也想把這些帶給更多的人。”陸獻新說。

  你好,美好世界,余生是一場奇幻冒險

  也許從一開始,陸獻新就與常人不同。無論是身處低谷還是高峰,他都明白淡然可貴。“孤獨與寂寞,是一個創作者應有的修養。”他不喜名利熱鬧,做公益也很低調。他愛音樂、旅游、攝影,自駕走遍祖國大好河山,世界范圍內只有南北極沒有踏足。他還“喜歡”熬夜,做廣告也講“匠心”,更不消說耕硯揮毫的那一個個深夜。這樣的陸獻新,于繪畫一道上,自然不可能拘泥于傳統。

  李可染說過,學習傳統要有分析,要有“師長舍短”的精神,不能“死在古人手里”。揮毫半生、走南闖北,陸獻新謙遜地表示自己還是畫壇中的一個新人,但他也漸漸產生并不斷修正著自己的藝術體悟。“既要學習傳統,也要有屬于自己的現代語言。”翻閱陸獻新的畫稿,寫意花鳥追求“似與不似”之間的微妙境界,山水一道則試圖在靈秀南宗與壯拙北宗中尋找平衡。陸獻新擅畫竹,也許畫竹就是畫自己,他不喜門前屋后常見的規整竹子,偏愛“野竹”。這一幅,雨橫風驟,四面出枝;那一幅,狂亂雪夜,傲立荒蕪。在杭州西湖畔,他描摹“春夏秋冬四條屏”,捕捉江南風物小細節,四時之美盡在畫中;在承德霧靈山,他繪就“萬紫千紅總是春”,9張畫拼成2米巨幅,色彩凌厲,氣勢驚人……或細致,或捭闔,陸獻新于藝術之路上的探索還在持續。

  “總覺得時間不夠用。我只想再多學一點、多看一點、多畫一點。”站在這一場奇幻冒險的開頭,陸獻新說自己永遠不會停下腳步。“我還將繼續游學,也許會去往海外,日本是計劃中的下一站。”他還對文創產業動了心,擬在景德鎮開辦第三個工作室,期待以書畫藝術與陶瓷藝術的融合,推廣特色文化。用書畫家的眼界與筆觸,懷著孩童般的赤忱與熱情,去走進這個美麗的世界,去描繪這個美好的時代,永遠不忘初心,永遠做天地間的一個學子;陽湖大地,翰墨春秋,關于文化與藝術的奇幻歷險永不落幕。

這一生,縱橫筆墨不相負

責編: 蔣彩婷

相關新聞:
蘇ICP備07507975號 新聞信息服務單位備案(蘇新網備):2007036號 版權所有 武進區委宣傳部 武進日報社

蘇公網安備32041202001025號

江西快三昨天开奖结果